LATEST NEWS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销售热线:
Contact Hotline
400-123-4567 18888888888
传真:400-123-4567

E-mail:88888888@qq.com

公司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
破解公链瓶颈与“中本聪”身份大讨论这个圆桌对线 CHAINSIGHTS
 
来源:jdb电子-jdb电子官网-jdb电子游戏厅 时间:2020-02-22 14:55:06

  如何打破公链瓶颈?区块链是否成为国家间竞争的下一个环节?“中本聪”身份大揭秘?2019 T-EDGE 新金融峰会暨 CHAINSIGHTS金融科技与区块链中国峰会最火热的圆桌讨论,带你一探究竟。

  2019年12月8日,钛媒体主办、链得得协办的2019 T-EDGE 新金融峰会暨 CHAINSIGHTS金融科技与区块链中国峰会重磅来袭,大会于北京大兴星光视界中心正式举行。

  一场名为《区块链中国新局:公链、联盟链技术竞争战略与策略赋能》的圆桌对话引发极大关注。

  在主持人提出的“如何打破公链瓶颈”问题上,Conflux联合创始人张元杰表示:公链没有被大规模应用有几个点:首先技术有瓶颈,性能不够好。第二点,区块链内部数据空间是非常有限的。

  TESRA超算网络技术合伙人兰毅对此表示:“应用”本身就是区块链应用技术的瓶颈。思考这些“应用”如何通过区块链的新方式去把它重新整合运行起来,才有可能把区块链的这些技术真正更大规模的应用开来。

  美国西北大学计算机系教授,bloXroute Labs联合创始人Aleksandar Kuzmanovic就“公链大规模应用条件”表达了他的看法,他认为:从经济性方面看,首先要考虑能不能大规模使用、成本更低廉,这样才能够更好的发展。而对于“区块链是否成为国家间竞争的下一个环节”一问,他表示:技术是需要透明度的,追求共赢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而一段「你知道谁是“中本聪”吗?」的VCR后更是将对话推上高潮,主持人链得得全球合伙人、总裁李非凡直面对话Craig S.Wright:你是“中本聪”吗?在四位嘉宾精彩的犀利对话中,或许会让你找到答案。

  更多大会精彩内容,可查看报道专题:年终最强!2019 CHAINSIGHTS金融科技与区块链中国峰会报道专题

  主持人:公链大规模应用的主要挑战和瓶颈在什么地方?影响公链生态发展的因素有哪些?

  Craig S.Wright:我觉得是没有事情可以限制公链,私链他们有可能撒谎,他们有可能骗我们。他们觉得什么东西都是区块链,把安全和能够起作用的东西都剥处掉,剩下一些没有用的东西。

  Aleksandar Kuzmanovic:我可能比Craig S.Wright更极端一点。我们是一个平台,跟不同的区块链合作帮助他们扩容。但是现在大概有上千条区块链,我就要有充足的精力跟他们不停的聊,聊他们能够做什么。所以我了解了不同的区块链,了解了他们不同的关注点。现在我们这里就有其中一位区块链的创始人,他们想做扩容,我们希望能够跟他们合作。

  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最早是出于希望创造一种新的电子货币,我们希望从A点到B点转移货币而不产生高额的费用,显然现在的应用已经超出这些初衷了。比如说现在我买咖啡的时候,就可以用加密货币。我觉得未来的潜能比替代这些应用更加大。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张总,在你看来是哪些问题制约着公链最大规模应用?其次你的方案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

  张元杰:我觉得在目前的情况下,公链没有被大规模应用有几个点:首先技术有瓶颈,性能不够好。举个例子像以太坊,前一段时间USTD从OMNIG转移的时候让以太坊发生了拥堵,这表明还是有一定的性能瓶颈。性能的瓶颈导致使用公链的时候非常昂贵,现在是花半美元的费用,即便这样普通老百姓使用它成本还是太高了。

  比如拿滴滴打车这件事来讲,我需要把我的位置传到区块链上,司机需要把他的位置传到区块链上,然后再做一次匹配,三笔交易的智能合约就要花费你大概两到三美元的费用。其实北京市内一笔交通费用可能也就是三四十块钱,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智能合约的POC demo项目可以真正做出来,但是无法真正的大规模使用,这也是Conflux解决的一个问题,通过树图提高它的性能。

  第二点,区块链内部数据空间是非常有限的。比如我有几个比特币和几个以太坊要进行转移,并不知道链外发生什么事情,这就需要一个可信的机制把链外的数据传到链内去。所以如果这两部分发展可以解决都有助于公链大规模应用推广。

  兰毅:在我看来“应用”本身就是区块链应用技术的瓶颈,如果我们不去考虑技术应用,更多关注性能或者是区块链的一些技术指标,很可能这条路往下走距离应用就会越来越远。思考这些“应用”如何通过区块链的新方式去把它重新整合运行起来,才有可能把区块链的这些技术真正更大规模的应用开来。

  我们的Tesra超算网络是在区块链方式下让供给侧改革,我们会计算这些计算中心,计算中心再联合组成一个分布式计算网络,同时计算网络提供给开发者和AI开发者使用。我们在尝试把公链里面各个元素整合起来,现在发现这种方式不管是算力供给侧还是用户增长侧都是非常明显的,对区块链应用来讲也是水到渠成的过程。

  主持人:Craig S.Wright,刚才我们提到了公链解决方案,包括公链间的处理技术。你认为现在主导我们下一个阶段发展的会是什么?在今后三到五年会是什么情况?

  Craig S.Wright:2015年时就已经测试过我们的机器,比如说一秒有一百万笔交易会是什么样子。在今后我们可能会增加这个量,包括它的节点数。现在微软也会考虑扩容的情况,考虑会不会更加便宜,比如说只要20美分,也就是说每一秒进行的100万次交易可能成本会更低。

  当然你会说我现在拥有871个专利,现在我可以获得更多的数据,当然还包括PDC比特币的情况,同时我们还考虑到时间,考虑到安全性,考虑到公钥,还要考虑到其他所有相关的因素,这个都是在2019年以后都要思考的各种各样应用情况。十年之前我们要思考这些,现在我们要重新去发明、重新去思考是否有更好的发展。

  Craig S.Wright:如果有理论上的解决方案那就是一个笑话了。现在要考虑到的不是说只有一个解决方案。如果是网络整体能力,要考虑到的是计算机是否能够进行验证、提供证据。若有强的计算能力,要考虑到是否能够进行非常复杂的计算,有很好的算法的同时非常快速进行验证。

  Aleksandar Kuzmanovic:首先我想说我同意Craig S.Wright的观点。从经济性方面看,首先要考虑能不能大规模使用、成本更低廉,这样才能够更好的发展。

  我是计算机系教授,在这个情境之下我们还要思考不同的切入点,了解世界上各个不同的地方,我们要给世界带来什么产品,是否要达成共识,这个是我们现在解决方案的前提。当然我们的立场是说你不需要改变你的区块链任何一个协议和节点,我认为信任是很重要的,当然这个性能的提升和卓越也是更重要。

  我们知道在今后肯定会是像好的方向发展,比如每毫秒可能有更多的交易。未来我们能够推进一些连贯性的解决方案,比如说达成一致意见之后,能够让人们在网络上使用,我觉得这是可行的。

  主持人:包括分片、跨链、网络协议这样的计算方式,在你看来是不是会成为未来主导方向之一?你怎么看现在的主流方式?

  张元杰:我觉得技术的不同解决方案最终会回归到经济原理里面去。比如刚刚提到的闪电网络,是由很多中际节点构成,这些中计节点构成通道,但它自己会有很大的信用风险。小额交易的时候,在中计结点上有押金,交易金额没有超过押金就可信。但是当金额越来越大的时候,你可能在组网上进行交易。所以不管是底层还是分层、二级节点交易上,它的技术最终被应用地方应该是取决于经济价值大小,安全性越高,可以说它的交易金额价值就会越大,交易安全性越低,交易金额价值就越小,但是它可能更快捷,更方便,这是我的个人看法,这应该可以推广到其他的个人技术上。

  兰毅:在公链结构上我们反复试验了很多次,最后决定侧链和跨链的多链结构,为什么这样?从应用结构来说,需要用区块链保证它的安全性,还有稳定性,在“不可能三角”中要做权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主链要考虑稳定结构,而不应该考虑过多的性能。

  现在要解决共链确认的问题,比如说算力,提供给AI算力节点,它如何证明自己的工作量、服务量、或者是支付交易、任务调动,这些服务可以放到侧链上面,因为AI本身就是分成多个运营中心运营,侧链可以搭建的不那么中心化。这样就形成一个结构,这种结构保证交易的安全性,同时也能够保证服务高速响应的需求。

  主持人:2019年我们看到在美中两国在经济当中出现了贸易战。你认为区块链将是两个国家进行竞争的下一个环节吗?从去中心化开源对公众开放这方面考量,你认为可能吗?

  Craig S.Wright:我是在英国生活,现在我在中国,可以说我是一个国际公民,所以我并不关心。区块链技术方面现在我们应该要进行国际合作,只有政客才去关心政治问题。

  Aleksandar Kuzmanovic:我从某种角度来说,我同意Craig S.Wright的观点。技术是需要透明度的,追求共赢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最近我经常跑到中国来,过去半年来了四到五次,我经常跟很多中国人特别是区块链从业人员去沟通,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有满腔热情,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可以有很大的空间去发展,当然我也希望我们能够实现最后的共同发展。

  主持人:我问过很多圈内或者体制内的人,他们认为即便是公开的公链,未来也很可能最终成为超级大国之间各有一条自己主要控制的公链网络。你怎么看待这样一个趋势?不是完全商业化、竞争化的机制,而是成为带有一定政治色彩的战略级别竞争。

  张元杰:我觉得对中国来说肯定是有的,因为中国一直非常渴望人民币国际化,但是提了这么多年,这个话题方面的进展应该是非常有限的,但是现在有新的启发。像央行数字货币,希望能够抗衡美元的系统,但是像我们Conflux,还有中国其他做公有链的体系,他们可能会弱很多。

  另外区块链其实天然带有政治色彩在里面,即使是央行支持且在中国很快得到普及。但是你要把它往国外推广的时候,我猜它比Libra得到的阻力更小,因为Libra是完全带有国家的政治色彩的,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货币主权都是不可丢失的,我也非常期待看到历史未来展开是什么样的。

  兰毅:我一直认为竞争与合作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比如《圣经》里面讲巴比塔,如果人类都联合起来建造一个塔直通天堂,上帝也会害怕这个情况发生,所以他创造不同的语言,人们不能顺畅的沟通就不能爬上天堂。今天有了翻译设备后,人们仍然有不同的立场,不同的竞争,但是竞争反过来促成合作,因为会交流。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区块链发展更具公平一些,在前几天的会议中傅盛讲了一句话,他说他已经不喜欢现在的互联网,因为互联网是不公平的,他喜欢区块链,因为区块链象征着开放公平的一种精神。我相信区块链现在还没有完全开始爆发,但是它已经引领着一种重新开放合作的精神,而这个过程中自然也会伴随着合作与竞争,当是我相信一开始合作会更多一些。

  主持人:如何看待中央银行数字货币?这些主权数字货币在支付和跨境交易领域会对主流数字货币产生什么冲击?

  Craig S.Wright:其实现在我们也有一些相关的专利,我知道现在有很多国家在这么做,所以我们可以看到libre其实有7个专利之多,所以我们保险公司也在考虑这方面的使用。当然如果中国有这样的技术发行,现在我们也要考虑更大范围的使用,比如说libre也是要开展这样的交易,如果他们做坏的事情,我也愿意收取他们更多的专利费和执照费。

  Aleksandar Kuzmanovic:比特币本身是一个很好的想法。所以我现在想说的是,如果让支付更加的简单而使用电子货币的话,我觉得还是有用的。我觉得政府发行的数字货币并不是去中心化的货币,但是还是可以用的。我们也可以讨论如何帮助他们去解决现在政府面临的这些问题,比如说在反腐,因为我们一旦想要足够的透明,就会想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觉得区块链可以提供很大的帮助。

  像Libra如果可以得到解决,就能解决很多紧张的情绪,因为有的人很喜欢而有的人就很害怕,比如说像政客可能是不太喜欢的,确实有一些当局方是担心来自电子支付的竞争。

  主持人:比特币白皮书相信所有从业人员都研读过,你认为比特币对你最大的启发是什么?

  张元杰:因为我不是搞技术的,当时读比特币白皮书对我的震撼可能没有那么大,但是我觉得比特币对我的启示更多是来源于我使用它的时候。比如说当我想要给一个非洲的朋友转钱,如果走传统的银行方式是非常困难的,而如果是转账比特币就更简单,虽然需要花一点时间才能到账,但这个过程让我非常震撼。

  另外一个是在用比特币生成账号的时候,就只是确认用公钥和私钥的过程,所以这和传统借记卡体系如此不一样,我再回去读比特币白皮书就有更深理解,如果大部分小白走我这个思路来理解会更好一点。

  主持人:“中本聪”是区块链领域的精神领袖。Craig S. Wright,你确定你就是“中本聪”吗?如何证明?

  Craig S. Wright:是(“ImSatoshi.”)。我的第一篇论文(比特币白皮书)是在2007年10月撰写完毕,这篇论文学校还有一些副本。我并不想证明我是谁,这是没有用的,我们要在现实生活中去证明一些事情。

  主持人:我和比特币网络最早的开发者之一Martti讨论过“中本聪”是谁的问题,他给我看过和“中本聪”的聊天记录截图。从截图来看,“中本聪”有时候表现的像一个团队,但有时候他的对话用语又像一个有性情的人,你如何回应?

  Craig S. Wright:有人帮我检查论文,但我仍然不是一个团队。我在大学里待了三十年,目前在读第四个博士学位,我做了很多研究,这样让我能够远离人群,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隐藏自己的身份,我并不是一个精神领袖,我是一个普通的人。

  AleksandarKuzmanovic:从学术角度来看,读到比特币白皮书的时候,我觉得这种白皮书没有办法被学术界所接受,因为这种白皮书非常的偏激,学术界非常挑剔,不会接受这样的言论。

  Craig S. Wright:我其实有很多的论文,大概九年前我来到中国,在那个时候我非常高兴西方的学术圈和大众已经接受了我的这些看法,而且这些论文已经在很多公开的场合发表了。

  兰毅:我其实曾经一度相信“中本聪”就是您,在听您做完那个演讲三秒钟之内。我仍然希望你是“中本聪”,因为我看过你的白皮书,我也非常荣幸能够坐在您身边。POW机制实际上打通了从链上到链下的价值转换通道,那么现在POW机制对于早期区块链建设的使命应该已经完成,而遗留问题就是POW持续造成电力资源的大量浪费,你是否认同比特币主网会从POW向POS进行过渡的说法?

  Craig S.Wright:POS是没用的(“Proof Of Shit doesnt work.” ),但比特币是一个安全的方式。挖矿的过程其实并不能保证比特币的安全,它只是一个经济功能,对于POW来说它需要这么多的电力。我们可以扩容比特币大到每秒数十亿的交易,如果这样做在小的区域范围内它的价格会更低。现在VISA所用的电力是超过任何一个电子货币的一百倍的电力,而区块链的货币它更简单,耗电更少。

  张元杰:我非常尊重Craig S.Wright为这个社区所作的一切,但是我非常相信“中本聪”是一个团队。因为它是一种团队、一种社区或者是一种精神,那这就应该传承下去。

  Craig S. Wright:简单的回答,我确实就是,我也不关心你们是否相信。不管你们是否喜欢,我都会建立发展区块链,同时也会继续扩容。在几年时间里我就会有250项专利,如果你们不喜欢专利的话,也无所谓。所以最后我的答案还是,我并不需要你们的帮忙,我想要的只是让你们去建立起更好的网络。

  我希望你们建立不同的东西,互联网只是建立不同的模型,我们并不想建立一百个一样的互联网或者上千个一样的互联网,微软已经建立了他们自己的网络,所以我们并不需要做重复的发明。你们可以做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事情,真正去实行起来,去可以解决双重花费的问题。当然你们也可以发币,可以成立那些真正能够带来价值的公司,而不是说用来炒币的公司,希望能你们能够创造一些会让你们引以为豪的事情,做更好的事情。

  主持人:四位嘉宾都在各自领域为区块链、为整个数字货币全球市场做出了他们各自的贡献。不管未来怎么样,我们都希望为建构更好的经济社会而努力,这也是区块链的原始精神,去共同分享和创造美好的未来,谢谢各位。

  CHAINSIGHTS 全球系列峰会作为链得得(ChainDD)打造的,面向全球区块链创新领袖的重要连接和高端交流合作平台,其重要使命是连接创新者、影响力人群和行业精英,在区块链提升人们数字生活方式上发挥重要影响。

  目前,CHAINSIGHTS 全球系列峰会已经连续两年在纽约举办,并已经成为中国机构在美举办的最高规格行业峰会,嘉宾阵容、话题深度和国际主流媒体关注度皆史无前例。在过往的两届纽约峰会上,众多平日罕见露面的华尔街顶级风云人物悉数出席,包括第十一届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主席、前美国财政部副部长Gary Gensler,前美国证监会(SEC)核心委员RoelCampos,麦肯锡公司荣休高级合伙人Peter B. Walker等。

  随着今年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开放营运,一个全新的开放北京、开放中国机遇来临。2019年12月8日,CHAINSIGHTS 全球系列峰会首次落地中国。链得得、ChainDD携手钛媒体尽揽全球金融界领袖以及区块链尖端人物,荟聚北京,集中探讨区块链和金融科技将引领这个分野与共识并重的时代走向何方。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下载链得得App,更多区块链金融原创报道,更多独家和深度,24小时实时更新。微信号:区块链得得(ID:ChainDD)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